新电改配套文件直指清洁能源“弃电”尴尬

 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15-03-25
放大缩小

    在中国西部,建一个光伏电站且并网通常需要2~3个月,并网后发电站做调试、电量满额使用的话,则通常需要半年甚至更久。如果不幸遭遇当地严重限电,那么你就惨了,不知道何时会再接通电路,发电的收入自然也就拿不回来。

  这一切,让光伏电站的业主和运营方有苦说不出,发电管理部门同样也很无奈。如今,政策制定者们已关注到了清洁能源发电不满额的现状,并在对症下药。

  发改委和国家能源局3月23日联合下发了《关于改善电力运行调节促进清洁能源多发满发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其目的在于配合落实《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下称“新电改9号文”)有关要求促进清洁能源发展。

  长江证券分析师张垚告诉记者:“指导意见希望从源头解决风电限电问题。无论是发电环节,还是输配售电环节,政府都在做梳理,找到清洁能源发电无法全额满额送出的症结,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好的开头。”

  他说,首先从发电端看,国家要求在电力平衡方案上对新能源发电全额保障性收购,优先预留水电、风电和光伏等机组的发电空间;政府还提出了调峰补偿机制,避免煤电和风光水电之间出现冲突。

  航禹太阳能执行董事丁文磊也告诉本报记者,目前各地区在制定电力计划时,有的并未100%考虑清洁能源发电量的问题,导致有些电站可能已建好,但送不出去的尴尬情形。

  另一种情况是,在遭遇用电高峰时,有些清洁能源可能也未必能补上,“各种原因都有:电力协调不足、各方衔接不够,而新政则考虑得比较全面。接下来,就要看各地的政策执行情况。”丁文磊说。

  从输配售电端看,指导意见提出各地要优先使用清洁能源,鼓励清洁能源与用户直接交易,长三角、珠三角等清洁能源比重小的地区也应明确接受外输电,且提高使用比例。

  “在新电改9号文落地之时,让清洁能源多发满发的这一配套文件就出现了,表明国家其实在此前也做了大量调研。”在西部投资建设了电站的从业人士对记者说道,“弃风、弃光的情况已屡见不鲜,而且也是业界抱怨较多的。”

  他告诉记者,目前之所以清洁能源难以发出足额的电量,取决于几个方面:首先,电网与电站的建设规划并不一致。有的地区电站建设速度很快,但电网铺设速度慢,使得大家都去争抢变电站的资源且升压接入,其后果就是电网输送有瓶颈。

  其次,西部地区是我国主要的光伏电站项目建设区域,尤其以甘肃、新疆、青海为主,约占国内光伏电站60%以上。但西部用电不多,需长距离输送到中东部区域。

  做电站监测平台的淘科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陆建洲则表示,光伏发出的电,还有一个瞬间波动问题,可能会冲击到主干电网,“电网是一个柔性的东西,可容纳一些波动。可是,幅度若太大电网也会被影响,这也是为何光伏发电受限的主要原因之一。”他表示,一些严重的限电地区,每月限电可达到40%,“几乎所有光伏电站限电也是事实,通常有10%到20%左右,这会影响到电站持有方的投资回报率。”

  陆建洲也称,假设按照新电改9号文来看,今后清洁能源也可直接与用电方签订售电协议,那么清洁能源发电就可实现满发多发,不足额问题或缓和,“但是,即便是买卖双方跳开电网公司这道环节而直接交易,也还有困难。因为,电网掌握着发电的计量数据,话语权还是在电网那里(所谓计量数据,就是用户用了多少电)。”他说,假设电网可以公开计量数据,那么售电公司可更快地了解用户需求,作为第三方的监控公司也可获得大数据、更好地做售电运营维护,“但短期看,电网企业是不会把计量数据对外公开的。”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王佑            责任编辑: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