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伏金太阳不应“落山”

 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作者:赵晨
发布时间:2013-06-14
放大缩小

 

  近日,财政部发布《财政部关于清算金太阳示范工程财政补助金通知》,要求对2009~2011年金太阳项目中已完工且并网的项目按补贴标准清算,而对未及时完工或发电的项目则取消示范,收回预拨资金,清算大限为6月30日。

  一时间,金太阳工程即将“收官”的传言在业内四起。金太阳,这个曾被看做是中国光伏产业救星的政策,工程规模占据了国内光伏应用市场的半壁江山,真的就要这样黯然陨落了吗?

  推动产业发展功不可没

  金太阳工程为近年来举步维艰的中国光伏企业缓解了资金和产品销售的压力,引导企业将目光从国外市场转入了国内。

  2009年夏,全球经济尚未从国际金融危机中走出,而海外光伏补贴也正在削减,以出口导向为主的我国光伏企业面临出口受阻、产品滞销的困境,国内市场启动迫在眉睫。为此,财政部、科技部、国家能源局联合发布了《关于实施金太阳示范工程的通知》,决定综合采取财政补助、科技支持和市场拉动方式,加快国内光伏发电的产业化和规模化发展。

  一时间,企业申请蜂拥而至,我国光伏发电装机量呈几何式攀升。据统计,2009年以来,共计4期的金太阳示范工程项目累计设计装机总量超过了6000兆瓦,规模占据国内光伏应用市场的半壁江山。在金太阳工程的带动下,2012年我国成为继德国之后的全球第二大光伏装机国。

  金太阳工程开启了我国光伏应用市场的闸门,是规模化应用光伏产品的有益尝试。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副理事长孟宪淦在接受《中国电子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金太阳工程对启动国内光伏市场有很大的帮助,主要是因为它解决了投资者的资金问题。

  “大部分国内光伏企业都是很缺钱的。你让我先拿几千万元建设一个电站,十好几年才收回成本,那前期的资金压力太大了。”一名光伏电站项目负责人告诉《中国电子报》记者,“但是前端补贴政策会让补助资金在建设期就进来,缓解了资金压力,也刺激了我们投资建设的热情。”

  “金太阳工程为近年来举步维艰的中国光伏企业缓解了资金和产品销售的压力,引导企业将目光从国外市场转入了国内。”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电子信息产业研究所副所长王世江告诉《中国电子报》记者,“短短的4年时间里,已为中国光伏产业的发展做作了重大贡献。”王世江表示,金太阳工程不仅为实现大规模光伏发电并网积累了宝贵经验,同时还对推动产业创新、加速行业间配套、实现材料及设备国产化、大幅降低应用成本等进行了有益探索。

  前端补贴是把双刃剑

  金太阳工程的前端补贴方式因为缓解了企业的资金压力而备受推崇,但也给了部分投机取巧的企业可乘之机。

  金太阳工程的前端补贴方式(即在项目建设周期内,就能申请到补助资金),因为缓解了企业的资金压力而备受推崇,但也给了部分投机取巧的企业可乘之机。实施4年来,关于已经通过金太阳工程验收的项目“跑项目、骗补贴、拖工期、以次充好”的流言飞语不断传出。

  “因为金太阳工程完成验收就能得到补贴,所以一些企业将精力更多地放在了建设上而不是长久的维护和使用上。”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光伏专委会主任赵玉文在接受《中国电子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工程建设完成,补助拿到了就不管不顾的现象还是存在的。”

  “为了节省成本,部分建设端的企业经常是买质量较差的光伏产品,这样整体建下来,补贴资金都用不完。”一名光伏电站项目负责人告诉记者,“由于没有终端的约束力,很多建设方建完后就不再管电厂运营了,这就造成了很多项目被白白荒废,金太阳工程也成了面子工程。”

  另外,该负责人还透露,补贴到手之后,如果能以“合理”价格将电站变现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虽然这些组件性能衰减较快的电站在价值上大打折扣,但绝非毫无价值,接手的下家依然可通过电费收入获得利润,国家财政补贴最后成为交易双方共享的利润。

  更甚的是,有消息称,金太阳项目有半数以上尚未并网。“这种说法显然是言过其实。”王世江告诉记者,“大部分的工程质量还是可靠的,而且实际上有很多项目已经并网发电了,只是因为相关的大量手续并未完备而未纳入统计。”

  “在金太阳项目建设中,的确会有一些以次充好、骗取补贴的现象,但绝非大量存在。大企业的项目要好得多,一般都经得起检验。”赵玉文也如此认为。

  江苏省是获得金太阳补贴装机容量的第一大户,而协鑫集团更是以多个大型项目成为江苏省第一。“使用能源转换率较低的劣质组件来节约成本,那样损害的只能是自身的长远利益。”保利协鑫旗下江苏中能硅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吕锦标告诉《中国电子报》记者,“凭借在传统能源开发和国外太阳能光伏项目建设方面积累的经验,协鑫在国内光伏发电上选择的是走规模化之路,追求的也是长远的发电收益。”

  或将转向度电补贴

  前端补贴政策为现在度电补贴政策的设想打下了基础,转向度电补贴是顺理成章,这样才能有效减少企业的短期投机行为。

  与金太阳工程目前采用的前端补贴方式相对应的是“度电补贴”,即根据电站建成后的发电量进行补贴,目前为绝大多数国家所采用。相对于前端补贴,度电补贴更要求投资者通过提升电站质量来提高发电量以获取最大利润。

  随着部分金太阳工程负面消息的传出,有观点认为,这种由财政资金直接补贴产业链前端的设计,从根子上就是错误的。从项目审批到补贴发放再到后期监管,任何一个环节都有可能出现财政资金流失和浪费的漏洞。而项目面临的审查和监管缺失,更是在制度设计之初就已经存在的问题。所以说,金太阳工程从一开始就应该采用度电补贴的方式。

  “当时,国内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还很少,还不具备度电补贴的条件。”王世江对以上观点并不赞同,“金太阳工程的前端补贴政策是经过多方共同讨论认证的,是根据当时的产业情况和体制机制确定的,是当时产业发展的必然选择。”他强调,两种补贴方式没有好坏之分,只有适合不适合;正是当时的前端补贴政策,为现在度电补贴政策的设想打下了基础。

  “作为产业扶持政策,如果没有前端补贴,很多企业就没有这么多资金进入,金太阳工程也不会有现在的规模。”一名光伏电站项目负责人表示,“说直白点,要不是前端补贴,国内分布式光伏的发展估计早已经停滞了。”

  实际上,据王世江介绍,从2009年到2011年,从最初对初始投资进行补贴,到后来对主要设备进行补贴,再到按照装机容量进行补贴,并逐年调整补贴额度;从最高一次性拨付总投资额70%的补贴,到分批次拨付补贴;从最初只有前端补贴模式,到如今可选择后端“统一上网电价”的补贴模式,金太阳工程的相关政策一直在不断调整、完善。

  “金太阳工程是中国光伏产业打响的第一枪,是第一个具有可操作性的政策,发挥的作用显而易见。”赵玉文认为,“只是现在产业情况变了,政策也应做出相应的变化,变建设项目的一次性补贴为计算发电量的长期补贴,这样才能有效减少企业的短期投机行为。”

  孟宪淦也认为,金太阳工程的前端补贴刺激并培育了国内光伏电站开发建设市场,这个作用发挥后,转向度电补贴也是顺理成章。

  据记者多方了解,未来的补贴政策可能将同时保留前端补贴和度电补贴,金太阳工程将专项扶持硅材料提纯、控制逆变器、并网运行等关键技术产业化以及无电地区的公益性项目。目前,各部门还在对电价补贴标准、兑付管理程序等问题进行最后的磋商。正如吕锦标所说,随着相关机制的不断完善和成熟,相信金太阳示范项目将对我国光伏产业的发展起到更加积极的推动作用。


来源: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责任编辑:张汝娟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