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将光伏逼入窘境:从尚德巨债解读中国式商战之痛

 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13-05-27
放大缩小

无锡尚德自今年3月20日进入破产重整,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于近日召开第一次债权人大会。由此,该公司的债务黑洞得以昭显,529家债权人申报的债务总额高达近174亿元。

业内人士介绍,无锡尚德巨债的成因虽有自身经营不善的特性,但更反映出业内绝大多数企业的共性,揭开光伏产业债务“冰山”的一角。细细解读这份代价沉重的债务申报清单,中国式商战对光伏产业的毁损更引人沉思。

一份174亿元的讨债清单

5月22日午后,无锡尚德破产重整中的首次债权人会议在无锡市新区召开。因参加的债权人代表为数众多,会议签到处排起了长队。这成为无锡尚德——这一我国光伏业昔日“领军企业”债务沉重的写照。

据无锡尚德破产重整案管理人代表杨二观介绍,截至今年5月15日,共有529家无锡尚德的债权人申报了债权,申报总额达173.96亿元,其中涉及82亿元人民币、14亿美元、4亿泰铢及14万欧元等。申报总额中,银行债权金额为70多亿元,供应商金额为90多亿元。

据了解,无锡尚德管理人在破产重整中制定了统一的债权审查流程和债权审查原则,截至5月20日,共300家债权人完成审查结论,确认债权33.16亿元,否决债权1.25亿元。

“总计确认各银行债权约28亿元,占已确认债权总额的近85%。”杨二观说,“供应商的债权形成情况复杂,且一些大额债权人申报时间较晚。由此造成这部分债权只确认了约5亿元。管理人正加班加点审查待确认的申报债权,争取在6月上旬高质量完成全部债权的审查确认工作。”

会上,管理人承诺,将会在企业破产法规定的时间内,完成无锡尚德的重整计划草案,“大家所关心的债权清偿率将在其中体现。”

一场没有退路的中国式商战

论及无锡尚德巨额讨债清单,多位业内人士坦言,这是中国式商战结出的恶果,自2010年国内光伏企业吹响“集结号”以来,恶性价格战至今还在延续。

据了解,自2007年成为“全球第一光伏大国”以来,我国光伏产业牢牢稳坐全球的“头把交椅”,无论是产业规模,还是成本控制能力,都大幅超越其他国家和地区,掌握着光伏产品的定价权。

光伏龙头企业苏州阿特斯公司的董事长瞿晓铧介绍,“2009年底,作为当时全球主要市场的欧洲,大幅调高了2010年的光伏装机量。在市场激发下,2010年初,我国各种资本扎堆涌入光伏产业,一场以‘产能扩张’、‘价格战’为显著特点的中国式商战拉开帷幕。”

瞿晓铧说,“光伏产业是国家确定的战略性新兴产业,龙头企业在当时能轻松拿到银行贷款。尚德70多亿元的银行贷款中,不少就是举债扩张产能形成的。”

中国光伏产业联盟秘书处王世江博士梳理了这场中国式商战的脉络:企业产能扩张—全球产能过剩—价格战上演—欧美“双反”接连启动—海外市场萎缩—全行业产能过剩加剧—价格战加剧—企业经营陷入困境。

“中国式商战没有退路,光伏企业自举债扩张产能之日起,就成了吞金‘怪兽’。”一位光伏企业高管介绍,以无锡尚德为例,大势裹挟之下被动加入价格战,为维持现金流,股市融资无望后只能是“银行贷款﹢货款拖欠”。

“不幸的是,无锡尚德自身出现了多次战略决策失误与管理不善,脆弱的资金动态平衡被打破,只能从这场中国式商战里中途退场,并遗留下巨额债务的残局。”王世江说。

一次更严酷的行业寒冬

自美国对华光伏“双反”之后,本月初,欧盟委员会向各成员国散发了其对我国光伏产品“双反”初裁的披露文件,媒体信息显示应诉抽样企业的税率高达37%到68%,而平均税率达到47.6%。尽管初裁结果于今年6月6日才正式公布,征收临时性反倾销税几成定局。

据记者了解,电池片、组件等光伏下游企业,不同于原料端的多晶硅,规模效应对降低成本的作用十分有限。当前,恰是近年来在产能扩张中采取保守姿态的光伏下游企业,具有较强的财务平衡能力。

多位光伏业内人士分析,“无锡尚德破产重整中的债权申报清单揭示出,前几年大肆举债扩张产能的光伏企业,其债务压力、资金成本居高难下。这类企业貌似强大,实则资金链十分紧张,弱不禁风。当前最能决定其生死的不是产能规模,而是稳健的财务状况。”

王世江介绍,在国际分工时,一国的某个产业一旦被定位在比较低的层次上,想要翻身就十分困难,当前我国光伏产业恰在这一翻身过程中。

王世江说,从这个意义出发,光伏产业市场与原材料“两头在外”得到破解,才是我国光伏产业的真正进步。行业寒冬中,光伏下游企业的产能“瘦身”有利于整个光伏产业的长远发展,经济主管部门更应从无锡尚德巨额债权申报清单中汲取经验,对光伏行业可能出现的债务危机进行防范。


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赵强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