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维合肥棋局:资产20亿负债30亿,光伏业无人接盘

 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13-04-28
放大缩小

  “就赛维LDK合肥基地的处置问题上,合肥方面和我们谈过,但是公司可能不会接盘。”4月25日,全球四大组件厂之一的阿特斯阳光(CSIQ.
NASDAQ)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


  4月18日,赛维LDK(LDK.NYSE)发布公告称,其出售了子公司安徽LDK给合肥市政府旗下的合肥高新产业社会发展服务公司(下称高新产业),售价1.2亿元人民币。此前上海钱江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钱江实业)意图以2500万元的代价,收购赛维LDK在合肥的整个生产基地。


  赛维高新区否决了钱江集团的收购后,高新产业接盘。在高新产业“过渡性”接盘后,其仍与多家光伏企业洽谈收购或入主事宜。但截至目前,光伏大佬们无一接手。


  安徽LDK账面价值经计算后发现,赛维LDK将为本次交易计提8000万-9000万美元的净亏损。光伏行业专家刘文平解释,赛维LDK安徽基地拥有48条生产线。按照此前一条生产线5000万元计算,这些资产大致有20多亿元,即使(一条生产线)折价到1000万元到2000万元间,也是5亿-10亿元的资产。


  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底,赛维负债已达54.18亿美元,总资产52.75亿美元,资产负债率由去年三季度的89%陡然升至102.7%,目前处于资不抵债局面。


  


\

  刘文平对记者表示,赛维此举与先前卖掉光伏电站、南昌组件基地等有相似之处,都是为了补充其岌岌可危的现金流。


  南京一位光伏企业高管却透露,据其了解到的情况,在接盘赛维LDK合肥基地前后,合肥方面共计找了过十家企业谋求接盘,“包括通威集团、晶澳太阳能、海润光伏、天合光能、晶科能源等都找过”,但目前尚无人敢接盘。


  赛维基地今非昔比


  赛维LDK合肥基地的资产在20亿左右,但负债30个亿左右


  位处合肥高新区的赛维LDK合肥基地曾经是这个城市的骄傲,一度被寄托为合肥发展新能源产业的重要基石。


  2010年8月15日,占地9.11公倾的合肥赛维LDK1600兆瓦的光伏项目开工建设,其也是彼时全球规模最大的一次性开工建设的光伏项目。


  项目在落地合肥之时,赛维LDK总部所在地的新余市官员甚至跑去找到董事长彭小峰:为什么没有将项目放在新余?


  依托赛维LDK新余项目,海润光伏、晶澳太阳能、彩虹光伏、阳光电源等一批光伏上下游产业链项目纷相落户合肥,整体光伏投资超过220亿人民币;世界500强3M公司为基地所诱,甚至投下10亿人民币为其做配套基地——而这也是3M公司在中国最大的一笔投资。


  两年之后,由于生产过剩及市场高增长不再,光伏行业整体进入寒冬,配合着赛维LDK陷入到债务危局中,赛维LDK合肥基地光环不再。


  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9月30日,合肥赛维净资产为负值,约为5400万美元,银行借款约为4.85亿美元,资产负债率107%。


  当地媒体披露,从2012年8月开始,合肥高新区管委会几乎全面介入工厂的日常生产经营工作。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彼时赛维LDK合肥基地从经营、销售,再到生产的步骤安排,都需要第一时间由高新区管委会报告,并由双方共同讨论决定,彭小峰已然失去了赛维LDK合肥基地的控制权。


  从2012年底开始,包括合肥高新区管委会、市财政局、市招商局在内的政府机构,不断召集企业高管,讨论如何营救垂危中的合肥赛维。合肥方面甚至找到了日本夏普,为后者代工太阳能电池,而后因价格因素未能达成一致。


  多家光伏企业称,赛维LDK合肥基地的资产在20亿左右,但负债30个亿左右。“天合的现金流是上市光伏企业中最为充裕的,但它也不敢接盘。”前述企业高管说,“你一个多亿拿下来,同时还得承担约30个亿的负债,即使是净负债也在10个亿左右,谁敢接盘呢?”


  为什么不是郑见明


  “一个从未进入过新能源、靠房地产起家的企业,能让赛维LDK的合肥基地起死回生吗?”


  事实上,上海钱江集团曾同意接盘赛维LDK合肥基地,但因种种原因没有成行。


  在此之前的1月2日,郑见明旗下的上海钱江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钱江实业)以2500万元的代价,收购了赛维LDK在合肥的整个生产基地;在1月21日以3111万美元参与赛维LDK的增发,并以12%的股份,使郑见明成为赛维LDK的第三大股东,位列由新余国资委与恒基伟业合资的恒瑞新能源之后。


  钱江实业从事实业、投资及房地产等业务,领域遍及停车服务、金属材料、建材、汽车配件、摩托车配件等;郑见明旗下另有名为明申实业的企业,注册资本2.5亿,主要经营高档楼宇、住宅、高级酒店及高档旅游休闲产品。


  “合肥方面对赛维LDK和钱江实业的交易一无所知,直到公告出来才明白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前述光伏企业高管透露,合肥方面对此比较光火,“土地是我以优惠的价格提供给你的,银行的贷款是我帮你拉来的”,而且2500万的价格涉嫌贱卖国有资产。


  更有消息称,考虑到事情的严重性,当时合肥方面甚至考虑对赛维LDK高层采取措施。从否决2500万元的交易,到升至1.2亿元的接盘价,整个资产的处理价格抬升了近五倍。在赛维LDK跟郑见明团队接触前,赛维LDK合肥公司已交给当地管委会托管。


  “赛维LDK也有自己的苦衷,如果不以这样的价格转让出去,谁愿意承担30多个亿的债务呢?”上述光伏企业高管表示。


  郑见明在2012年11月已控股了港股上市光伏企业顺风光电(01165.HK),如若此次收购赛维LDK成行,两个公司光伏电池产能超过1GW,足以跻身国内五大光伏电池生产商。


  上述高管透露,合肥方面否决赛维LDK和钱江实业的交易,既有转让价格过低的因素,同时亦有对钱江实业的不信任。“一个从未进入过新能源、靠房地产起家的企业,能让赛维LDK的合肥基地起死回生吗?”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