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电三巨头的救赎

 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12-11-13
放大缩小

  这是最好的风。两年前,风电三大巨头连续上市,创造了风电产业的神话,也造就了财富的神奇。


  这是最坏的风。现在,风电三大巨头全部陷入尴尬的境地,曾经的富豪身价急剧缩水,又演出了一场财富和产业悲喜剧。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能源学会会长倪维斗告诉《中国经济和信息化》记者:“造成这种大起大落、大上大下的根本原因是风电产业整体规划的缺失。现在需要改变方向。”


  明阳风电、金风科技和华锐风电,这三家在不同地区上市的中国风电巨头在风电寒冬到来之际,各自展开了自我救赎之路。


  愁云惨淡


  明阳风电的两个消息同期而至。据明阳风电人士向本刊证实,11月2号下午,中国最大民营风电厂商广东明阳风电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明阳风电)与云南省巍山县政府双方签约共同开发总装机30万千瓦、总投资28亿元的风力发电项目,主要进行风电开发。另一个就在同一天,明阳风电公告将于11月16日公布第三季度财报。


  就在刚刚过去的第一、二财季,明阳风电没有保持2011年的逆势增长。一个网友在明阳风电二季度财报公布后,留言:“希望三季度不至于太惨,混过艰难的2012年”。


  2011年,整个风电行业下滑,明阳风电却是另类。明阳风电2010年的总营收是55.18亿元,2011年55.16亿元。虽小幅下滑,但与华锐风电和金风科技的下滑幅度相比,表现仍然可圈可点。华锐风电2010年的营业收入204亿元,到2011年,营收只有103亿元,下降了几乎一半。而金风科技也从2010年的176亿元下降到2011年的128亿元。


  明阳风电没有保持住另类增长的势头。自2011年第四季度开始,连续三个季度增幅同比大幅度下滑。今年前两个季度的营收只有12.05亿元,还不及去年同期一个单季的营收,至于其第三季度业绩如何,还不得而知。


  10月26日,新疆金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金风科技)也公布其2012年第三季度财报,财报显示,金风科技今年19月实现营业收入59.46亿元,归属母公司净利润3851.6万元。而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就有6310.9万元,成为公司业绩的最大贡献项。从单个季度来看,第三季度营收24.6亿元,净利润为负3243.88万元,为2008年以来的首次单季度首亏。就在同一日,金风科技公告将其西安金风80%的股权出售给中国北车(4.23,0.08,1.93%)股份有限公司,换取6480万元,以期断臂生存、御寒过冬。


  10月27日,昔日的风电冠军华锐风电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锐风电)也公布了其第三季度财报,形势也不容乐观。华锐风电第三季度单季营收仅有5.48亿元,单季亏损高达2.8亿元,创造了最新的单季营收和净利润新低,前9个月仅仅实现营收36.34亿元。


  华锐风电也在季报中解释了原因:市场竞争激烈,导致产品销售量及销售价格下降;另外,随着公司规模扩大及服务人员增加,导致薪金和现场服务费增加。然而,就在华锐风电公布三季报前,华锐风电创始人之一,资本界大佬阚治东[微博]表示:“华锐风电业绩下滑的原因,一方面有宏观方面的因素,另一方面更要检讨自己,前期扩展步伐太大。”


  风电三巨头现在的惨淡财报,与两年之前的辉煌相比,仿佛就在一夜之间,就风云突变。


  风光无限


  风电业最为风光的时期只持续了3个月。当张传卫按下电钮、武钢敲响锣声,风电业攀上辉煌顶峰;等到韩俊良在上交所敲响开市的锣声,短暂的辉煌开始走上下坡路。


  2010年10月14日,2010北京国际风能大会暨展览会企业家论坛专场,风电业巨头们济济一堂,各自畅谈对风电业发展的看法。华锐风电董事长兼总裁韩俊良和金风科技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武钢同台而坐,但二人表情不同,曾做过教师的武钢面露微笑,而韩俊良的表情稍显严肃。


  就在此前6天,武钢在中国香港联合交易所敲响了开市的锣声,金风科技成功发行H股,融资额增至81.73亿港元,武钢实现了金风科技和自己身价的再次飞跃。其实,早在2007年12月26日,武钢就在深交所敲响开市的钟声,实现了自己和金风科技第一次辉煌,当时,发行5000万股股票,每股发行价36元。在2010年10月13日的金风科技H股投资北京庆祝会上,显得有些快乐和兴奋——自然,经过H股成功上市,武钢自然也身价过亿。


  其实,兴奋和快乐不亚于他的,还有明阳风电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传卫,虽然他没有参加这次企业家论坛。就在武钢敲响港交所锣声的一周前,张传卫的明阳风电已经成功登陆纽交所。


  2010年10月1日上午,张传卫站在纽交所开市贵宾台前,等待激动人心时刻的到来,在他身边簇拥着身材比他高大的老外和宾客,时刻来临,张传卫按下电钮,清脆的钟声响彻纽交所交易大厅。张传卫转过身去,和身边的人逐个握手。之前,张传卫紧张到连续63个小时没有睡觉。上市后,明阳风电市值一度达到百亿元以上,张传卫凭借其自身和妻子的股份,跻身于亿万富豪之列。


  但是,风电业的风光无限还没有来到,在历经波折以后,韩俊良率领的华锐风电再次刷新纪录。华锐风电以每股90元的价格发行,韩俊良身价迅速飙升到百亿元以上。


  顶峰之时也是变化之刻。2011年1月13日,随着华锐风电上市后的破发,整个风电业也一路下滑,截止到去年本刊《风电十大富豪身价调查》成稿之时,风电巨头们的身价大多已经跌到最高峰时的一半左右。


  艰难过冬


  实际上,风电巨头们对行业波动并非没有预见。金风科技是三巨头中最早涉足风电场开发与运营的。早在2007年4月,有近30年风电历史的金风科技就成立了全资的风电投资公司——北京天润新能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天润)负责风电项目的开发与销售;另外,金风科技还在2005年和2007年分别成立公司,负责风电场前期开发、工程管理咨询EPC总包和物流配送、装卸仓储等。


  2011年3月29日,金风科技与中国三峡新能源签署协议,将其全资子公司北京天润的子公司100%股权出让,获益不菲。仅2011年上半年,金风科技就通过风电场销售,获得投资收益2.04亿元。另外,一位金风科技内部人士告诉本刊,国际化开拓也让金风科技备足了过冬的储备。2011年国际市场业务销售收入占比集团总营业收入的10%左右;截至2012年9月30日,公司获得国际订单372兆瓦,与3个月前相比,增加了68%。


  而张传卫的抱负与此不同,他要在2012年公司有20%的利润来自工程服务。从2011年5月,明阳风电签署一系列协议,建设风电场。2011年~5月30日,明阳风电与重庆市城口县政府签订20亿元投资合作协议,在当地开发风力发电,将投资建设装机容量为20万千瓦的风电场,建成后,年发电量约4亿度,年产值预计为2.4亿元。此外,2011年8月5日明阳风电和三峡新能源将首先在海上风电项目方面展开合作,协议也使明阳风电具有了向三峡新能源提供风电场工程设计、采购、施工服务的可能性。此次与云南省巍山县签署风电场建设协议,亦佐证明阳风电向下拓展风电场业务之战略。


  当然,张传卫也没有忘记产业链的垂直整合。2011年6月15日,明阳风电宣布与江西省赣州市政府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书。根据协议,明阳风电将采取分期投资、分期建设的方式,在赣州市建设大功率风电机组整机及永磁电机、磁性材料等核心部件产业链研发和制造项目。张传卫说:“高端产业链整合是明阳
IPO
后的第二步发展战略之一。与赣州市政府的合作,使明阳风电成为中国风电制造业首个获得国家稀土战略资源配置的企业,这将促进我们建造以永磁发电机为核心的风机产业链。同时,我们还将进一步整合其他高端产业链,不断提高我们对风机核心部件的产业链整合能力,形成新的盈利能力,拓展我们的市场。”


  把风机卖到国外也是张传卫的心愿。明阳风电将向印度Reliance及第三方提供工程、采购和建造解决方案。张传卫还在北美建立了研发中心。


  在资本层面明阳风电亦有布局。2011年5月31日,张传卫就宣布停止股票增发计划,转而启动了股票回购计划。今年第一季度,明阳风电回购了90.39万份股票,总价值约210万美元。自此前公布回购计划以后,明阳风电已经回购共315.38万份股票,总价值约870万美元。而张传卫本人也从公开市场买入245.6万份股票,总价值约370万美元。


  而创造了资本市场传奇的华锐风电自然也有自己的办法。2011年全年,华锐风电虽然诉讼缠身,但仍于这年的5月份通过子公司参股华能新能源,进行资本投资。除开发海上风电之外,华锐风电还积极开拓海外市场。2011年4月份,华锐与希腊PPC电力公司签署协议,双方在希腊共同开发一个200兆瓦300兆瓦的陆上风电场以及一个海上风电场;同时,华锐风电也将在希腊建立风电机组生产基地。华锐风电相继在欧洲、北美、南美、澳大利亚、印度、南非等地建立子公司,积极开拓海外市场,并取得多项重大进展。2011年7月,华锐风电同国际新能源开发商Mainstream
Renewable Power签署合作协议。根据协议条款,未来5年内双方将在爱尔兰共同开发、建设、运营 1000MW
的风电项目,由华锐风电提供风电机组。最新的消息是,华锐风电进入土耳其市场。


  然而,华锐最大的变化还是高管的变动。2012年8月28日华锐风电公告称,前上海证券交易所第一任总经理尉文渊担任代理总裁,而原董事长兼总裁韩俊良担任董事长。华锐风电内部人士也承认,这是低谷时正常的人事调整。而阚治东也表示:“尉文渊担任华锐风电总裁,是股东推举的结果,我们相信尉总会让华锐风电走上正轨。”阚治东还未能免俗地展望了风电产业的未来:“新能源的未来,风电是主力。按照国家对风电的规划,2020年全国风电总装机容量将达到3000万千瓦,市场前景看好。”


  关键是,风电巨头如何安全渡过眼下这次难关?


来源:中国经济和信息化            责任编辑:系统管理员
分享到:
0